blue jasmine.jpg

 
走出戲院,第一個感想是「我們是否能追求並掌握適當的幸福?」
但在擁有的當下,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得太多。
 
上一部看的伍迪艾倫是《午夜巴黎》,如果說《午夜巴黎》是一種對美好過往的嚮往,那麼《藍色茉莉》就是一部直教你面對當下現實的處境的片。 
 
「姊妹」的關係,永遠是現實和電影裡值得發揮的一個題材,似乎姊妹永遠是一個差異性的組合,在《藍色茉莉》中,除了一再強調她們是來自領養的家庭,又把一切歸咎於基因所造成的差異,以外貌和聰明區分人生勝利組。
 
然而真正聰明的是誰?真正美麗的是誰?
 
茉莉就如同天之嬌女,拋棄了低調的姓名,飛上枝頭當鳳凰,她在一見傾心之後選擇休學,從此步入婚姻,享受奢華的生活與先生的寵愛,她在這種生活中,同時也拋棄了那個認為自己不幸的部分,遠離自己的原生家庭,在適當的場合露出微笑,在適當的場合發揮社交技巧,一切理所當然,與其說她信任先生,不如說是她信任她完全的幸福。
 
金潔則是相對的草根性強,生命力強,結過婚,生了兩個小孩,過著一般家庭的生活,或許曾經擁有過發財夢,夢碎以後,還是必須生活,必須拉拔孩子,需要愛情也找到另一位對象。
金潔的情緒是直接的,生氣、原諒、撒嬌、認命,她和茉莉不一樣的是她擁有生活的方式,以及能被環境改變的態度。
片中不斷透過第三者的角色說明,茉莉在過好日子的時候根本沒想到妹妹,甚至不斷躲避她認為不光彩的親戚,可見金潔是有向這些人抱怨的,但她同樣還是將之視為家人,在茉莉遭逢困境時還能擁抱她,金潔的情緒會透過抒發而找到出口。
茉莉的確是擁有光鮮亮麗的外表,但伍迪也不忘提醒我們,在茉莉嗤之以鼻的那些男人眼中,金潔也是性感可愛的。
 
茉莉的各種困境彷彿讓觀眾陷入一種看好戲的心態,何時呢?何時會被戳破?何時呢?何時她會受不了?觀眾的笑點往往是在於茉莉尷尬至極的窘況,在此同時,又不免同情她。
 
在各個考驗之下,茉莉試圖轉變她的生活,於是她去學電腦,希望能夠當上設計師,重返頂尖生活,然而學習並非一蹴可幾,在朋友的介紹下,她重返宴會,重新邂逅擁有社會地位的人士,希望透過另一段婚姻,重返過往繁華。
 
而一個謊言的開始,就需要更多的謊言。
 
凱特布蘭琪將茉莉的優雅跟神經兮兮切換自如,彷彿這個女人就是這個樣,茉莉似乎自找了一切,可是一個天之嬌女,如同溫室的花朵般,經過多重打擊,最後不凋零也難。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,可恨之人也必有其可憐,她頭髮微濕,依然穿著香奈兒外套,坐在公園的長椅上,她還是不斷地想要訴說,她還是在回憶的牢籠裡重溫她幸福與不幸的時刻,她還是面對不被原諒的那些眼神,
 
這是伍迪艾倫給我們的一種崩潰。
 
#BlueJasmine (2013)/本文寫於2013.12.28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所謂的心,是每天聽到的東西之所在

K子 (Kokor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