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ckie.jpg


上次在電影院看娜塔莉波曼,是去年院線重新上映神片《終極追殺令》(LEON)的時候。
 
小娜塔莉演技就如此令人驚艷,到後來的偷情、黑天鵝等片,她從未讓影迷失望,在低調冷冽的光芒中,扮演著那些黏附於她身上的角色。
 
 
得知她演出《第一夫人的秘密》(Jackie)時,
不免有些許疑惑,公眾人物的電影是最容易被放大檢視的,外貌並不相像的波曼,卻是導演帕布羅拉瑞恩的唯一人選。然而,隨著大螢幕上波曼的出現,這樣疑惑很快就消失了。
 
這並不是一部典型的人物傳記片,
不是在最得志的時刻,亦不是晚年的追憶,
而是在甘迺迪遇刺之後,那徬徨失措,又急需振作的非常時期。
 
從一名記者的訪問開始,她幽幽地抽起菸,
她作過記者,她知道記者想要什麼反應,
是啊,也是因為作過記者,才因此邂逅甘迺迪。
 
回憶和思緒湧上心頭,
有過往在白宮盛宴時,賓客的歡笑、音樂藝術的美妙,
也有拍攝白宮介紹影片時,她反覆排練「符合大眾想像」的姿態與腔調,當然,也有那生死之際,見丈夫血流如注的痛苦回憶......
 
甘迺迪在位的短短兩年餘,
她曾添購不少美麗的家具,受過奢華浪費的批評,但也讓白宮更添歷史感,
她曾招待許多貴賓,身上的服裝受眾人注目,引領了時尚,
然而,這一切在那槍聲之後,戛然而止,
過去的繁華不再,以及不清楚兇手內幕的憂患,種種壓力之下,
她成了白宮的幽魂。
 
夜晚來臨之際,放上那片黑膠,讓唱針喚起那些往日時光,
她換上一件又一件的華服,打開所有房間的門,穿梭其中,
她坐在空無一人的餐桌,飲著烈酒,麻痺自己,
然後在天明以後,強硬處理丈夫的後事。
 
他是總統,他明明應該更加偉大,
他不應該被簡單埋葬,應該用在歷史上留名的偉大領導者一般的待遇,
在人民的雙眼中被見證。
 
於是她在大雨中尋找適合的墓地,在後續政治的動作中堅守立場,
她環抱兩名年幼的孩子,說明父親已前去和早夭的孩子相聚,不再回來。
 
導演將回憶的片段穿插,時序或許顯得較不容易明白,
但這正是她的思緒,是遭逢重大變故時,瞻前顧後的寫照,
責備自己、反省自己,
被留下來的人痛苦,旁人無從得知。
 
 
和神父的幾次對話中,我特別喜歡那句「但我今天葬的不是妳。」
 
曾經強大過,所以更容易顯得脆弱,
曾經相守過,卻不是白頭偕老的結局。
她坦誠,對於丈夫的一切並不全然熟悉,相聚的時間也並不長,
許多的事情終究成謎,帶不走,也不能帶走。
 
因為葬的不是妳,所以活下來的人,
留下的記憶和懷念,會成為人生的一部分。
 
就像她所記得丈夫喜愛的那首〈卡美洛〉,
她所記得他深深喜愛歷史,並且因此想從平凡走向偉大。
 
這部片雖略為沉重,但值得一窺,
由智利導演拍出的美國歷史,不以傳統敘事,不說明太多背景,
僅僅在一幕幕她許多的眼神中,道盡一切。
 
 
(片末的笑靨如此美麗)
 
#Jackie (2016)/本文寫於2017.2.27
#第一夫人的秘密
CatchPlay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所謂的心,是每天聽到的東西之所在

K子 (Kokor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