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lasscastle.jpg

改編自真人真事回憶錄,細膩而無法幾筆帶過的奇幻特殊人生,十分推薦給曾經受困於家庭桎梏、或無法與家庭和解的朋友們。
 
你可曾想像,以天地為家、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?
短暫的或可稱之為壯遊,長期漂泊又該何以名之?

 

在極端之間,來去自如

 
沃爾斯家非常不平凡,由嗜酒的父親雷克斯與藝術家母親蘿絲以及兒女所組成。
故事以珍奈特沃爾斯為視角,交插著即將步入婚姻的現在與過去。
 
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身著華服,在大都市紐約做著令人稱羨的工作,看似冷若冰霜,禮貌節制的珍奈特,再再回憶起她極端特殊的成長史。
 
自有記憶以來,沃爾斯家居無定所,一台破車載著所有家當,或為躲債,或為惹是生非的後果,
父親自有一套人生哲學,
從小要他們與大自然學習、勇敢作夢、相信自己的獨特,對於穩定的生活不屑一提,對於資本社會的金融體系嗤之以鼻。
 
幼時曾因意外遭火吻的珍奈特,在身體留下難以忽視的傷疤,
父親對她說,拆下繃帶,讓傷口透透氣,
這些傷痕很美麗,它們是妳堅強的證據。
 
火焰的邊緣無從預測,而雷克斯崇尚的,就是在極端之間,來去自如。
 
 

獨一無二的星星與玻璃城堡
 
隨著孩子年紀越來愈大,沃爾斯一家依然一貧如洗,
在妻子的勸說下,雷克斯帶著全家回到故鄉重新開始。
 
在老家的一段插曲,意外揭露父親童年遭到母親的控制,甚至可能有悖於倫理的醜事,
那高壓威權的遺毒,也殘留在雷克斯身上,
或許造成他一方面鼓勵子女勇敢獨特,另一方面又矛盾地控制霸道。
 
沃爾斯一家另擇地而居,
那是一個為村莊制高點,看得見星星,冬天不會過於寒冷的地方。
 
與家人約定的那座玻璃城堡,在藍圖上益發清晰,
彷若觸手可及,步上軌道。
 
一切也有變好的時候。
 
雷克斯決心戒酒,與他珍愛的女兒珍奈特約定,經過了痛苦的掙扎,

他彷若洗心革面,甚至安穩的上班,進入了世俗常人的體系。
 
聖誕夜的雪地上,他與兒女躺在雪地之上,望著滿天星斗,
與兒女約定,任他們挑選,送給他們獨一無二的一顆星星。
 
 

"人生總是讓我們傷痕累累,可是,那些受過的傷,終將使我們變堅強。"
 
好景不常,事件觸發了雷克斯過往的傷痕,
他再度日復一日酗酒,將家用花光,
一家人又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。
 
勸母親離開父親不成的珍奈特,和其他兄弟姊妹立下約定,彼此照應,總有一天要脫離這個家,獨立追尋屬於自己的人生,不再被父親控制。
 
大女兒逃出家門前往紐約,珍奈特而後跟上,
在紐約完成學業,優秀而卓越,
時間走向現在,過去亟欲切割的原生家庭,那些不切實際而不羈的失序,
卻牽引著她開始反思,她所厭惡的,是否亦是她眷戀的?
 
訂婚宴上鬧翻的父女,隨著父親即將不久人世,
在病榻前,她剖析坦言,自己其實像父親像得可怕,
父親曾花非常多時間陪伴他們成長、總不厭其煩地長篇大論,
將兒女視為珍寶,將妻子的畫視為曠世巨作
而不好的那面也讓兄弟姊妹之間羈絆甚深,自發獨立。
 
 
家庭和解的重點不在於一筆勾銷過往,
而是我們皆是凡人,所有的不完美跟過錯,無法抹滅或洗白,或許在於能否有好的契機,轉念或和解。
 
父親離開了。
 
沃爾斯家的兒女成長茁壯,他們共度非凡的歲月,
也在痛苦中練就不凡的靈魂。
 
從未蓋起的玻璃城堡,曾如此重要,
那些過程將永留心底,脆弱而閃耀。
 
於是片末的珍奈特追求自我,放棄了安穩的工作,成為自由撰稿人。
她不再隱藏情緒,切割過往。
與家人相聚回首,她的笑容如此真誠,泛淚無須掩飾,
家人之間密不可分的羈絆,
經過了痛苦,淬煉成真實明亮的樸實無華。
 
 
除了故事本身,畫面細膩而音樂值得慢慢聆聽回味,
她的家族史不帶有絕對的善惡,也不刻意強調寬恕和浪漫,
所有的事件本身皆能有所評斷,
但唯有走過完整的低谷,才能體會,
那些形成於自身的勇敢,旁人無從置喙。
 
#TheGlassCastle (2017)/本文寫於2017.9.3
#玻璃城堡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所謂的心,是每天聽到的東西之所在

K子 (Kokor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